tuitiar.com

当前位置: 清香新闻 > 文化 > 革命英雄传奇小说的艺术价值

革命英雄传奇小说的艺术价值

2019-10-30 17:00:59 来源:清香新闻

1949年7月召开的第一次全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标志着中国新民主主义文艺运动的基本结束和社会主义文艺的开始,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文学创作集中在对“革命历史”和“现实生活”的反思上,出现了《保卫延安》、《红旗谱》、《红日》、《红岩》等经典革命历史小说。与这种结构宏大的“史诗”小说相比,也有一些借鉴民间文化资源、充满传奇故事的小说,如《林雪海元》、《火金刚》、《飞虎队》、《野火冯春斗古城》等革命英雄传奇小说也深受读者欢迎。

这个故事很容易理解。

革命英雄传奇小说直接来源于真正的革命斗争,但比一般反映革命斗争的小说更具传奇色彩。虽然革命英雄传奇小说的创作受到时代诸多因素的影响,但作品中表现出的英雄情结在很大程度上与中国传统文学中的英雄传奇相同,尤其是深受大众喜爱的侠义小说。英雄传奇以通俗叙事为特征,培养了具有相似审美趣味和历史品位的广大读者。一些当代作家长期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自觉借鉴和借鉴这些文学文化资源进行创作。例如,《林·雪海原》的作者曲波曾经说过,虽然外国文学名著可以醉人,教育自己,但它们“只能理解”,无法用语言来解释。对于张卉传统小说中的一些情节故事,他可以评论和背诵,并在自己的创作中吸收和借鉴。

《林雪海元》以一小队剿匪为线索,以几个系列故事为主线,“大故事集小故事”,如《杨子荣舌战消防员》和《刘询沧猛攻刁占毅》。这些故事可以分成几篇文章,并与整本书紧密相连。在每个片段中,作者可以集中精力描绘一两个人物,同时也可以考虑其他人物。这种写作与传统的张卉小说非常相似。

《钢铁与火》的作者刘浏回忆起他十几岁时的阅读经历,他说:“我看到的是当时人们所说的“闲置”书籍。它们是在农村广泛流传的歌剧、剧本、鼓词、张卉小说、歌谣等...比如《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等等...(后来)我开始阅读翻译小说...但是它总是不能像我们的民间传统那样吸引我...我想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我应该学会写容易理解、能够阅读和说话的东西。”

《火与钢》中的许多故事都取材于民间传说,情节复杂,人物形象生动。同时,作者还用生动的民间口头语言讲述新的革命思想和故事,使整部作品充满浪漫的英雄主义。整本书的背对背条目都是用句子写的,字数大致相同。每次开始时,讲故事的人通常会用“说”、“最后一次说”、“闲言碎语少了,书又回到了真实的故事”来连接上面的内容并引出下面的内容。或者通过“俗语”和“俗语”引入民间谚语作为故事的开始,类似于说书人“进入故事”的方式。每首诗的结尾不仅能概括整篇文章,指出主题,还能激发读者思考和表达作者的感受。根据情节发展,这本书被分成几个故事单元。每个单元被描述了几次。背景很清楚,进展是一层一层地进行的。在人物描写上,小说借鉴了张卉传统小说的艺术技巧,如讲故事的“开脸”方法,描写了人物在特定场景中的出现。在叙事上,小说还采用了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说书人的口吻,加强了与读者的交流,摆脱了生硬突兀的说教感,使叙事生动自然。

这个情节传奇而生动。

革命历史小说追求宏大叙事,大多反映历史真实事件和重要人物,在写作上有一定的规定。虽然革命英雄的传奇小说也以真实历史为叙事背景,但在叙事形式、情节设置和人物塑造上仍有艺术虚构的空间。

革命英雄传奇小说除了借鉴传统文学的叙事模式外,还吸收了古代英雄叙事的传奇特征。故事情节围绕英雄展开,突出了英雄的传奇本质,使读者感受到英雄的无畏精神,获得阅读的乐趣。在《林雪海园》中,杨子荣一上台就承担了一项艰巨的任务:以一只破橡胶皮鞋为线索,在黑森林中寻找歹徒。透过树干上的白色胡茬,他敏锐地察觉到了强盗的线索,并伪装成一个山货商人潜入农舍获取信息。后来,杨子荣伪装成土匪胡彪潜入敌人。面对山雕的质疑,他没有变脸,而是平静地接受了。通过“文字之战,小炉匠”他完全获得了山雕的信任,为小团队镇压盗匪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山火春战古城》中,杨晓东奉命潜入敌占区,单独与吴赞东会合,扰乱和煽动伪军。他还趁城防空虚时,趁伪军进入堵塞山,率领武装部队突袭伪军总部,活捉伪军首领关陶晶,给敌人造成极大的震动。这些传奇故事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英雄传奇小说借鉴传统小说叙事形式,如章法、讲故事方式、英雄儿童模式、五虎将军模式,将“江湖”和“民间”融入现代革命话语体系,使革命思想更加深入人心。《烈火金刚》采用了张卉小说的风格:每一次都有一个大致规则的押韵标题,并使用歌谣“修辞”将前一个与后一个联系起来,有“入声”和“结尾”。这使得小说的每个故事单元相对独立,并有内在的逻辑联系。这种叙事形式本身具有“传奇”因素,加上惊心动魄的斗争场面,读悬疑片,令人激动。例如,受伤的石鑫与敌人作战,“无中生有”,使敌人认为桥头堡镇隐藏着八路军的大旅,于是派重兵“包围”桥头堡镇的铁壁。历史的更新让敌人自己倒过来,独自冲出包围圈。尽管这些情节有夸大的成分,但它们也揭示了人民战士的智慧和勇气,无论是传说中的还是真实的。

形象塑造有着深远的意义

除了惊险的战斗经历,革命英雄传奇小说还继承了中国传统英雄传奇的“侠义”精神。以现代革命历史为叙事背景的革命英雄传奇小说通常将“侠义”精神融入到革命的叙事斗争中。

《林雪海原》开头写道邵建波的妹妹被土匪杀害,从而将邵建波的“剿匪”和“复仇”结合起来。杨子荣也带着复仇的想法参加了革命,但是后来,敌人的概念在杨子荣的脑海里“不再是杨的大头,而是所有压迫和剥削穷人的人”,而正是罪魁祸首使穷人受苦。在《火与钢》中,石鑫、丁吴尚、李琳等人也有传统的“侠义”精神。救助者赵连荣被敌人杀死后,石鑫坚定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因为他的父母和亲戚遭到地主何丹娜的迫害和杀害,丁吴尚跑出去当兵了。当他得知卫生工作者李琳是敌人的女儿时,他想杀了她以示报复。后来,在齐颖等人的教育下,丁吴尚将个人恩怨转化为对敌伪代理人的仇恨,在战场上英勇杀敌。李琳离家出走,加入了革命队伍,成为一名坚强勇敢的女兵。当她冲出山洞去见她的兄弟姐妹保护她的同志和村民时,她表现出了无畏的革命精神和英雄气概。

值得注意的是,革命英雄传奇小说虽然借鉴了古典侠义小说的叙事技巧,但与古典小说中的侠义英雄有着根本的不同。革命英雄传奇不仅满足了公众的欣赏兴趣,而且具有教育意义,体现了作者和革命者的理想和愿望。这部小说的大部分作者都是从“团体英语会议”和“英语模范会议”等表彰大会上获得写作素材的,这赋予了英雄形象“大众性”。《火与金钢》的历史更新来自社会底层。它不仅是研磨机,还是矿工和码头工人。丁吴尚的家庭很穷。他的父母为房东长时间工作,被房东剥削致死。丁吴尚想吃饭,加入了第二十九军,后来又加入了八路军。在林雪海园,杨子荣从小就饱受折磨,父亲被欺凌者折磨而死,母亲生病而死,妹妹被抓并被卖为女孩。为了避免迫害,杨子荣在国外漂泊了7年,在抗日战争开始后加入了八路军。这些小说对英雄起源的强调主要是为了“为动员公众提供更强大的召唤功能”...这样每个“普通孩子”都能看到成为“英雄”的可能性。

总之,革命英雄传奇小说在讲述革命历史的同时,注重塑造传奇英雄的形象,曲折、紧张、起伏。这类小说创造性地借鉴了中国传统叙事技巧。这种语言容易理解,非常流行。许多小说一经出版,就立即引起轰动,并受到电影、电视、歌谣和歌剧等各种艺术形式的青睐。此后,衍生作品不断出现。然而,在当代文学史上,这样的作品很少被提及,“民族性”和“大众性”的特征往往被忽视。因此,考察以林雪海元、火金钢为代表的革命英雄传奇小说,分析其“通俗”、“传奇”等艺术特征,以智慧和勇气审视传奇英雄形象,感受作品中渗透的革命英雄主义和伟大爱国精神,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作者:天津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资料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王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