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itiar.com

当前位置: 清香新闻 > 时事 > 大陆学者:未来四个月台湾政局的三个观察点

大陆学者:未来四个月台湾政局的三个观察点

2019-10-25 13:49:06 来源:清香新闻

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教授朱松岭最近在第四届海峡两岸关系天府论坛上谈到了未来四个月台湾政治形势的三个观察点。它们是:岛内政治力量对香港“反修改事件”的政治消费,岛内选举的主轴是“爱台卖台”还是“老百姓强国”,是柯文哲、苟泰明等。正在运行。

朱松岭说,距离2020年台湾“二合一”选举还有不到四个半月的时间,岛上的权力斗争将逐渐白热化。民进党没有权力,不敢打经济民生牌,必然会打两岸牌,操纵两岸牌,两岸关系必然会受到影响甚至冲击。离选举越近,局势越复杂,意外事件越多,判断趋势就越困难。但是,就台湾目前的政治形势、与台湾有关的外部因素以及香港“反修改事件”的影响而言,未来有三个重要的观察点非常值得关注:

首先,岛内政治力量对香港“反修正案事件”的政治消费

朱松岭说,自6月9日以来,香港的“反修改事件”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九月,香港的学校、学院和大学将开学。如果“罢工”开始,“三振”趋势恢复,特区政府会采取一些措施,延长至10月1日,即第七十个国庆节,稍加宣传,便是10月11日。此时,离选举还有整整三个月的时间,这一时期的投票对选举具有决定性的意义。此外,9月28日是民进党建党纪念日,民进党已经做好了准备,可能会在此时推出新的决议,借此机会定位其主要选举轴心,并为进一步扩大民调做准备。民进党及其当局几乎肯定会继续操纵香港的“反修改事件”,以维持民意调查。

第二,台湾的主要选举轴心是“爱台卖台”还是“老百姓强民”

朱松岭说,所有参加选举的政党都希望他们制定的选举主轴能够从蓝图中成为现实。根据不同的选举资源,主轴自然会有所不同。所有政党竞选战略的实施过程也是一场围绕选举主轴的竞赛。对于两大阵营,民进党在打“统一独立战争”2.0版,国民党在打“老百姓和强国”。在具体的竞选活动中,哪一个能够实现将极大地影响2020年的选举结果。

朱松岭说,民进党不希望韩国选举的主轴控制选举,国民党的传统统治集团也不一定希望这个主轴实现。第三种力量,以柯·文哲为代表,有自己的计算方法。这取决于有多少政党玩牌,他们如何努力,以及如何指导未来的选举方向。

三、柯文哲、苟泰明等是否参选

朱松岭表示,2020年“二合一”选举与2018年“九合一”选举的区别在于,2018年选举中最大的政党是“仇恨民进党”,2020年选举很可能被操纵成“仇恨韩国人”和“仇恨民进党”之间的斗争。这两种力量之间斗争的发展为第三种力量形成联盟创造了空间。第三势力如何形成联盟,他们能否通过联盟创造一个新的政治领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柯文哲、苟泰明和王金平的选前、选后和选后红利,如何制定他们的战略计划,他们是否会被分割和合并,他们是否会打破董事会甚至有新的力量加入合并都是值得关注的。

他说在时间方面有两个重要的观察点。首先,9月17日。9月13日至9月17日,新政党提名人或申请认可的独立候选人必须向“中央选举委员会”登记,并缴纳新台币一百万元作为保证金。注册后45天内,最迟在11月2日之前必须获得至少约280,000份副本。柯文哲宣布的台湾人民党到底会做什么,最迟将于11月2日揭晓。第二,11月22日。这是政党通过联合签名提名或完成注册的最后一天。根据岛上的相关规定,政党的提名或认可需要在11月18日至22日期间完成最后登记,并为选举交存1 500万新台币。如果“支柱交易所2.0版”最终失败,如果郭台铭或王金平在此之前没有注册为独立候选人或开始联合签名,则通过另一个政党的外壳进行选举的最后一天是11月22日。因此,无论目前公众舆论如何炒作,11月将是该岛选举丰富多彩、当局得到充分统计的一个月。这也是观察未来最终结果极其重要的一个月。

朱松岭指出,柯文哲代表的第三势力能否在此次选举中脱颖而出,值得观察。一个是郭子渝联盟是否真正形成。第二,对于第三大国来说,蓝色和绿色的选票是否最终会回到球队仍然很困难。第三,柯文哲当选后能赢得多少“立法者”?第四,台湾人民党的概念、类型和力量能否在这次选举后真正形成。目前,这些问题中似乎仍有相当多的变数,值得在未来几个月内全面观察。

他说,当然,国民党内部对于是否团结在韩国周围,是否支持洪秀柱和其他党的领导人袭击受灾严重的地区仍有一些分歧。然而,国民党的分裂是否会对韩国的选举产生影响,影响有多大,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还有待评估。国民党内部未来形势的微妙变化也会影响第三势力的整合。同样,民进党在整理“时代力量”的同时,如何开展统一战线,如何分化瓦解第三势力,也是今后值得观察的重要指标。

朱松岭说,简而言之,为了应对岛上的“二合一”选举,各方仍在角力。由于民进党操纵统一和“独立”以及台湾选举,两岸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冷。两岸交流的规格逐渐减少,交流频率也大幅下降。即便如此,民进党制造的两岸紧急事件、美国有意或无意的援助,以及私营部门可能发生的其他事件,都可能影响选举结果。这次选举中可能出现的变数需要密切观察和判断。

资料来源:香港中国新闻社